这其实是个咸鱼,偶尔更新几篇脑洞小说,是个写手,同时是个画师(?)……有懒癌,好像对阳光有恐惧的样子?
现主UT厨,兴趣广泛而又杂。

【UNDERTALE】————《I MISS YOU》

可能会ooc!

见谅!

我文渣!

【不喜勿看】

——————

“Knock,Knock……”Sans习惯性的敲了敲遗迹的门,然后才想起来遗迹已经没有任何人住了。

“啊……真是的,最近记性都不太好了……”

“也对嘛,Sans总是那么懒,肯定懒得记了。”Frisk这么说道。

“是啊……”Sans苦笑道,然后顺着雪镇的小道走回去。

他不想用瞬移,那样毫无意义。

他只想好好的再逛一次地下。

怪物们早早就解放到地上生活去了,他现在只是故地重游而已。

瀑布倒是成了旅游景点,或许是因为回音花的缘故吧。

瀑布的水声依旧如故,偶尔会有几个游客在这拍照,还有的在拍回音花的照片。

Sans走到一个无人的地方,很少有人知道这里,因此这里的回音花依旧保存着原来的对话,但也稀稀疏疏的了。

“Sans,你说为什么瀑布会长出这么神奇的花呢?”

“嘛,毕竟是地下,或许,一个回音花就是一个怪物也说不定呢?”

“诶,真的假的?”

 “我都说了说不定,不过,你有什么想对回音花说的吗?Kid。”

“那我讲得时候不要偷听哦~”

“好的,Kid。”虽然是嘴上这么说,但Sans知道就算不偷听,之后再将回音花放到耳旁听一下也知道的。

Sans走到那朵回音花旁,贴在了自己的耳旁。

“我希望,和Sans,永远在一起。”

“果然,还是如此的天真可爱啊……”Sans笑着说道。

MTT酒店依旧还在,这里成了地下最受欢迎的酒店,餐厅比起以前的宁静,已经有了不少顾客光临,Sans也不能再像以前那样随便找个位置坐下了。

Sans也不想预订什么,直接离开了。

回到雪镇,来到原来租的房子,早就空无一物,连唯一的宠物石头都被他搬到地上了。

Papyrus的房间空荡荡的,连那张跑车床也被搬走了,唯一剩下的就是这里很干净,因为Papyrus的房间从来都没有灰尘。

洗手台还是那么高,关于里面是否还有骨头Sans无法确定,但他知道,那个白色小狗肯定还在里面睡觉,等待着别人来拜访它的那座狗神社。

Sans重新看了看自己的房间,没有臭袜子堆在一起,也没有垃圾龙卷风,除了那台跑步机还在这。

他记得因为Frisk要住在他家,他特意收拾干净自己的屋子,他从未如此认真打扫自己的房间。

但是,现在还剩下什么?

Sans久违的打开了那扇门,走了进去,灰尘扑面而来,他很久没有打扫这里了。

那台机器已经没什么用处了,放在这里也会慢慢化成尘埃吧。

“嘿,Gaster,最近你还好吗?”Sans对着空气说话,只是为了问候某个人。

“已经过去那么久了,真是抱歉啊Gaster。”

“我已经试过很多遍了,可还是没法回到从前。”

“那个孩子,她没有那么做。”

“真的,Gaster,我不太明白,有那种能力,为什么不好好去利用呢?”

Sans独自念叨着,慢慢,眼泪落了下来。

“Kid,我想你了。”

遗迹,雪镇,瀑布,热域,核心。

他都一一走过了,无论变成什么样,都会有着从前留下来的象征。

就像那个人类一样,灼热的决心深深的印刻在他的灵魂中,挥之不去。

“I miss you,Frisk。”

记忆如潮水般涌来。

“Don't leave me,please……”

Sans坐在回音花旁,默默地流着眼泪。

“Come back……Frisk……”

可是谁也没有来。

——————

 非常抱歉!我文渣!

还迟来了!

抱歉!

感谢红夜的点文!

@◇红夜★ 

 【感谢观看】

评论 ( 2 )
热度 ( 15 )
  1. ◇红夜★陈皇九爷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啊!!!打爆call!!!!我吹爆这个大大!!!!!

© 陈皇九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