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其实是个咸鱼,偶尔更新几篇脑洞小说,是个写手,同时是个画师(?)……有懒癌,好像对阳光有恐惧的样子?
现主UT厨,兴趣广泛而又杂。

【Die Stadt】————《火炉旁的蜘蛛》

给 Die Stadt写的同人文!

有私心,可能会ooc,非常抱歉!

双结局向!

我文渣!

【不喜勿看】

——————

冬天,来得是这么的快。

即便是这个城市,也染上了雪白色。

外面寒风瑟瑟,而没有家的流浪汉自然很难存活过这个冬天。

寒冷,而又冷酷。

Grillby擦拭着酒杯,坐在属于自己的酒吧内,对他而言,没有什么地方比在这个小酒吧更加舒心。

Grillby今天因为下雪的缘故而放了个工假,或许是因为他是火焰人的缘故吧。

不过,能够放个假,烤尔比怎么会不愿意呢?

这时候,酒吧的门被轻轻推开,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有节奏的响起,然后在吧台停下。

Grillby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的来客,是一个女性怪物。

看起来有些名贵而又优雅的连衣裙还加上黑色的披肩,脖子上的项圈也看起来十分名贵。

真是一副上流人的样貌呢……Grillby这么想道,然后又想到了什么,微微摇了摇头。

女性怪物坐在了Grillby的正面位置上,一只左边的手撑着自己的下巴,而一只右边的手则放在吧台上,有一下每一下的敲着。

“要喝点什么?”

“来杯拉梦多吧。”女性怪物这么说道。

Grillby无奈的起身从后面拿了瓶拉梦多红酒,然后给面前的女性怪物倒了半杯。

“你能不能别总是挑那么名贵的红酒,要知道,我的藏品可不多。”说完,Grillby坐了下来,继续擦着酒杯。

“怎么?警察局长Grillby的藏品难道就这么经不起我这一点点的要求吗?”

“那也要看是谁啊,你这个白鹭欺诈师,Muffet。”Grillby毫不留情的损了一句,丝毫不在意对对方身份的揭露。

“说起来,这么冷的天,你应该不是来找我取暖的吧?”Grillby说道,这时候,Muffet轻笑了一声,然后停下敲着桌子的手指。

“你要我找的情报我已经拿到手了,接下来就是酬劳的事了~”Muffet说道,然后轻轻的抿了一口红酒。

仅仅是一口,拉梦多红酒浓郁的果香便涌入Muffet的味蕾之中,直至咽下,都令人回味无穷。这也是Muffet特别喜欢这个红酒的原因。

“酬劳的事情,我会做的。”说着,Grillby将擦好的杯子放到一边,然后再拿起一个杯子,继续擦拭。

Muffet也不说什么,只是轻轻摇晃着红酒,然后微微一笑 ,作以回答。

Muffet坐在Grillby面前,火光照在她的脸庞上。

手中的红酒因为火光的原因而显得有些魅惑。

她歪头轻笑着,吊坠也随着一起倾斜,在柔和的火光下闪烁着。

Grillby默不作声,只是一直擦拭着手中的酒杯,对他而言,没有什么比此刻更加美好。

“那么,我就告辞了。”Muffet将红酒喝完后,便起身对Grillby告别,Grillby则点了点头,然后拿出了一根烟,直接一个响指点燃了。

Muffet见状便转过身,朝门口走去,这时候,Grillby才发现原来Muffet的手里还有一把伞。

估计是用来遮雪的吧。

Grillby这么想到。

——————

整队收工后,Grillby看着这栋别墅,嘲讽的说了几句:“这就是上流人的社会呢~”说罢,点了个烟,抽了起来。

“Grillby。”这时候,一个浑身雪白毛色的男性怪物走向Grillby,要不是他身上的黑色西装,估计快和雪景融为一体了。

“市长。”Grillby微微鞠了一躬,然后对Asgore说道:“已经处理完了,一共有三个小家族,但联合起来还是有威胁性的。”

“嗯,这次你干得不错,看来Sans当初推荐你给我的时候真不是吹的,你的确有一套。”

“谢市长夸奖,这些都是我必做的。”Grillby恭恭敬敬的说道,然后递上了一根雪茄,Asgore摆了摆手,Grillby便收回去。

“我已经很久不抽烟了。”

“是吗?那实在是抱歉了市长。”

“没关系的,那么,你就先去审问一下吧。”

“是。”

——————

Grillby坐在自己的小酒吧里,有些惬意的靠在椅子上,对他而言,有什么比悠闲的时光更加宝贵的呢?

不过,他倒是没忘记Muffet的报酬,那可是一笔不小的钱啊。

想到这里,Grillby揉了揉脑袋,最近怎么老是想到Muffet呢?

接着,Grillby又想到了Muffet之前歪头轻笑的样子,然后猛地甩头。

自己也像Sans一样开始近女色了吗?

Grillby苦笑了一下,然后将烟掐灭后,扔进了垃圾桶。

这时候,Muffet推门走了进来。

“哟,今天是来索要报酬的吗?”Grillby擦着杯子说道,Muffet也不反驳,坐下来,拿了个高脚杯示意了一下,Grillby立马拿出了红酒,给Muffet倒上。

“除了索要报酬,当然还有事情请Grillby局长帮忙。”Muffet说着,拿出了一张请帖。

“哦?上流社会的舞会?”Grillby挑了挑眉,说道,然后将杯子放下,用右手撑着下巴,左手则拿着请帖。

“我可不会去找别的男人,那样子显得我像是在攀附他。不过呢,Grillby局长应该能够帮我这个小忙吧?”Muffet说着,五只眼睛直直的看向Grillby。

“我懂你的意思。”Grillby将请帖收了起来,“不过我有个条件。”

“什么?”

“酬劳减半。”

“那可不行,那是一大笔钱。”

“啧啧,那就给我点酬劳。”

“哦?”

“事成之后,给我弄几瓶名贵的红酒来。”

“啧啧,没想到你这个局长居然沦落到这种田地。”

“谁叫某人天天来蹭免费红酒呢?”

“切,准时到点,我可不希望你放我鸽子,那样了话以后你想要我的情报了话价格就要翻倍了。”说完,Muffet将红酒一饮而尽,眯着眼睛很享受的样子,然后走了出去。

“我像是那种人吗?”Grillby摊手说道。

——————

上流社会的舞会,全都是各种大小家族加一些知名人物的聚会。

Grillby穿着西装,但还是带着他那夸张的墨镜。

“你的墨镜什么时候才会摘下?”Muffet不由吐槽道。

“这可不行,墨镜是我个性的体现。”Grillby耸了耸肩说道。

这种场面对Grillby来说不算什么,想当初他还跟着市长参加过Mettaton的赌场晚宴呢。

“阁下想必就是Grillby局长吧?”有人这么对Grillby打招呼说道,Grillby打量着面前的怪物,报以一个微笑说道:“是的,有劳您记住我了。”

“不敢不敢,城市里谁不知道Grillby局长,市长的心腹呢?”那个怪物笑了几声,接着看向了Muffet,有些吃惊的样子,Grillby看着他的表情变化,说道:“我的女伴,怎么样?”

“看来在下打扰到阁下的兴致了,那么我就不打扰您了。”

“没关系的,毕竟大家来舞会便是要做朋友的,哪来那么多客气。”

“多谢,但在下还是觉得有些不妥,不过如果有什么事情要找在下了话,必定会帮阁下的。”说完,那人递了一张名片过去,Grillby便接过,看着名片上的名字,墨镜后的眼睛不禁眯了眯。

“啧,还真是充满了上流社会的肮脏呢。尽情讨好他人,来获取自己的势力。”说完,Grillby看着那个走远的怪物,又看了看手中的名片,便收了起来。

“怎么?”Muffet问道。

“贩卖军火的,大概是觉得我身为警察局长,还是市长的心腹,有的是钱吧。”

“啧,其实你就是抠门。”

“有你这么说自己的男伴吗?”

“我们可就只有舞伴关系,没其他的。”

“管它呢。”

舞会开始后,Muffet和Grillby跳起了舞来,Grillby虽然从未和女性跳过舞,但至少他知道如何将就。

“你可真是个菜鸟。”

“我可不像你,小姐。”

“闭嘴。”说着,Muffet踩了一下Grillby的脚,Grillby不禁吸了口气,然后看着Muffet调戏的表情,默不作声。

“我真是栽在你手里了。”

“过奖过奖。”

两人就这么跳着,直到舞会结束后,便准备分开。

“咦,下雪了?”Grillby抬头看了看本来一片漆黑的夜空,突然出现一堆小白点来。

“诺。”这时候,一把伞出现在Grillby的视线中,Grillby看向拿伞的那只没有血色的白皙小手,然后又看了看手的主人,无奈的摇了摇头。

“陪你参加一场舞会也不至于你会关心我吧?”

“喂,我好心一次不行吗?”Muffet无奈的说道,然后将伞递给Grillby,Grillby接过后,看到Muffet坐上了一辆蜘蛛车,便离开了。

离开前,Muffet回头对他微笑了一下,像在酒吧内一样歪头轻笑,此时,Grillby感觉自己的火苗似乎变得有些旺盛。

Muffet让蜘蛛司机停一下,然后便叫几只蜘蛛抬了一箱红酒给Grillby。

“便宜你了。”

“那可谢谢了。”

“切。”然后Muffet便关上车窗,离去了。

——————

Grillby在自己的小酒吧里惬意地喝着红酒,回想着今天的一切,感觉好极了。

这时候,一个骷髅推开酒吧的门,走了进来,然后坐在Grillby的面前,有些诧异的看着Grillby。

“嘿,伙计,你没事吧?”

“怎么了?Sans?”

“你在喝酒?”

“不行吗?今天我心情比较好。”

“我还以为只有你心情差的时候才会喝酒。”

“别说这个了,说吧,有什么事情找我?”

“没什么,只是来喝个酒而已,对了,你听说过蜘蛛展览吗?”

“嗯?”一提到和蜘蛛有关的事情,Grillby立马放下了酒杯,专心的听着Sans描述。

“所以,有一场拍卖会在蜘蛛展览上?”

“是的,有好东西。”

“哦,听起来不错,我想值得我去一次。”

“记得带上我伙计,我看中了一把枪。”

“是吗?没问题,只要……”还没说完,Sans便将几瓶红酒放在了Grillby的桌上。

“拿去吧,真不知道你这家伙为什么和我一样都喜欢收藏酒什么的。”

“酒可是个好东西。”

——————

Grillby和Sans来到蜘蛛展览,此时蜘蛛展览的来客大多数是些小家族的人,不过说不定其中也有大家族的人。

Grillby和Sans来到拍卖专区,这时候正在拍卖一些物件,Grillby等着帮Sans买下他想要的枪,这时候,一件物件被拍卖下来后带下去后,另一件展品出现后,Grillby顿时愣住了神。

“《火炉旁的蜘蛛》,由不知名的画家所画的,起拍价一千G!”

“我出一万G!”Grillby激动的吼出来,所有在拍卖会现场的人都愣住了。

虽然那幅画是很好看,但出自不知名的画家之手,也没多少人在意。

而在Grillby眼中,那幅画上面清清楚楚的画了一个火焰人和一个蜘蛛少女。

火焰人的五官看不清楚,但那个蜘蛛少女,是Muffet。

出了拍卖场后,Sans无奈的看着Grillby,说道:“不就是一幅画吗……至于让你这么激动吗?”

“不不,重点是这幅画画得是谁。”Grillby得意洋洋的说道,Sans看了眼画,然后抽了口烟,摇了摇头。

“看把你高兴坏的,保不准是Muffet派她的蜘蛛小弟们画下来然后来回本的呢?”

“啊?”

“我知道你最近发生了什么,肯定是你从Muffet那得到了什么好处,让Muffet那个贪财的欺诈师想了个办法来回本。”

“你这么一说还真的……”

“长点记性吧,不过你看看我这把枪,怎么样?”说完,Sans掏出了拍卖来的枪,Grillby看着那把枪,不禁啧啧赞叹。

“型号不错,子弹让我看看?”

“诺。”Sans将这把枪的子弹拿出来,给Grillby看了看。

“好家伙,比我那把还要棒。”

“所以说这个蜘蛛展览的好东西也不少呢。”

——————

【HE】

Grillby最近心情舒畅的不得了,晚上连续喝了几瓶红酒,头上的火焰变得越来越旺盛了,好在根本就不用怕点燃自己的酒吧。

这时候,Muffet走了进来。

“呦呦,Grillby局长今天怎么了?失恋了还是不甘啊?”Muffet调戏着喝醉的Grillby,在她眼里看来,这家伙就是因为知道了真相然后一副悔恨的样子,然后饮酒作乐。

“不就是几万G嘛,Grillby局长至于……”这时候,Grillby突然抱住了Muffet,虽然Grillby是火焰人,但不会烧到别的东西,此时Muffet感觉自己像是被裹在温暖的被窝里,她反应过来后嫌弃的推开Grillby。

“喂喂,大火炉,醒醒,该醒酒啦!”

“嗯……Muffet?”Grillby半醉半醒的看着Muffet,此时他的墨镜掉在了桌子上。

“咦?”Muffet看着掉在桌子上的墨镜,然后和Grillby对上了视线。

那是双不带着任何杂质的双眼,此时Muffet感到心中有些异样感,直到Grillby重新戴上墨镜,Muffet才回过神来。

“我现在困了……你自己去拿酒吧……”说完,Grillby直接倒在了桌子上,睡着了。

Muffet皱了皱眉头,虽然Grillby身上没有任何一丝酒味,但Muffet就是不愿意靠近Grillby。

“该死,难不成要我来照顾这个大火炉?算了,让他睡死在这得了。”

Muffet准备推开门出去时,发现外面下起了暴风雪,无奈自己是打车后再走过来的,只好回到屋子里去了。

唯一的光源只有Grillby了,而Grillby此时就像一个真正的大火炉一般,十分温暖。

Muffet试图打电话,但暴风雪好像干扰的信号,只得作罢。

屋子有些冷。

Muffet靠在Grillby身旁取暖,别说,还挺舒服的。

很快,Muffet便睡着了。

——————

次日醒来的时候,Grillby是一脸懵逼的,他哪知道Muffet为什么会靠在他身上睡觉啊。

“哟,某人醒来了?怎么,不打算负责任了吗?”

“我想我什么都没做吧……”

“可别赖账啊~”

“那好吧。”

“诶?”Muffet没想到Grillby居然不反驳,这时候,Grillby坐正身子,对Muffet说道:“那么,咱就已经不止是舞伴关系了吧?”

“哦?那么你想怎么样?”

“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Grillby一脸无所谓的收拾着红酒瓶子,而Muffet则抿唇一笑,再次歪头轻笑。

“那,多多指教了。”

“哦,多多指教。”Grillby没有任何表情,但火焰倒是往上蹿了蹿。

——————

“那,请帖已经发出去了,很快我们的关系就要被确认了。”

“呵,白鹭欺诈师和黑白通吃的警察局长,这个组合倒挺不错的嘛。”

“好了,差不多就这样了,那幅画倒是不错。”

“什么画?”

“火炉旁的蜘蛛。”

“啊……”

“我就知道。”

“呵,大火炉。”

“是,可爱的蜘蛛小姐。”

HAPPY END

——————

【BE】

Grillby最近有些心烦。

烦躁不安,感到有哪不对劲。

他这才想起来,Muffet已经好久没有来了。

连续几天后,他居然失眠了。

某天清晨,Grillby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看着最近的报纸,快速的浏览着上面的新闻,嘴里还抽着烟。

突然,一则新闻入了Grillby的眼中,起先Grillby也打算快速浏览几下,但看了几下,抱住便被抓皱,然后点燃起来,被狠狠的摔在桌上,然后Grillby将烟掐灭,立马叫人。

“都给我整队!跟我走!”说完,Grillby便起身离开办公室。

案发现场是一个巷子,发现的是一个路过的记者,记者立马先记录下现场情况,然后再打电话叫警察。

而这起案子Grillby极为注重,甚至亲自来案发现场。

“怎么样?”

“局长,暂时只查出死因是被一枪打中心脏毙命,然后抛尸于巷子,尸检报告出来后会更详细。”

“还有别的吗?”

“暂时没有别的了……”

“尸检报告要多久?”

“这……蜘蛛的尸体很复杂,大概要解剖完毕了话需要两三天吧……”

“知道了……暂时让那些记者消停一会儿,最好让他们安静一些,哦对了,让人去搜寻任何和Muffet有关联的人,要快,明白吗?”

“是!”

——————

“尸检报告出来了,但是弹头查不出是什么型号来。”

“……把弹头给我吧。”

“是。”

Grillby看着弹头,扶着额头,然后又叫人过来,询问情报收集的怎么样了。

“没有任何与Muffet是仇家关系的,基本上只是认识过的,并没有多少接触。”

“……”

“我们现在还在收集情报,应该很快就能得到结果了。”

“废物!整天说着很快就能得到结果,结果不还是一个个吃闲饭!连个弹头都查不出来!死巷子里还是记者发现的!我要你们这些废物有什么用!出去!”

“是、是!”警员慌慌张张的跑了出去,关上了门。

“哼!”Grillby将手臂狠狠的砸在桌面上,甚至砸出火花来。

——————

Grillby喝了好几瓶酒,不顾形象的靠在吧台上,酒瓶在地上滚着,然后被一只脚踩住停下。

“你这样子可真狼狈啊。”

“Sans,你也是来看我的出糗吗?哈哈哈……反正,我坐任警察局长,却连个案子都查不清楚……”

“好了伙计,提起精神来,该不会想要让我来陪你喝酒吧?”

“哈哈哈,那个蜘蛛死了,我还让别人解剖她,我连她死的时候都不知道哈哈哈哈!”

“冷静点伙计……”

“那群废物连个弹头都查不出来,我才明白我管理的都是群废物啊哈哈哈哈!”

“弹头?”

“就这个,鬼知道这弹头是哪来的。”说完,Grillby将弹头丢给Sans,而他自己则又开了瓶酒喝起来,火焰变得越来越旺盛。

“这个弹头……和我的枪,是一个型号的。”

“什么?”此话一出,Grillby的酒醒了一半,然后看到Sans拿出他自己的子弹和弹头做比较。

“一个型号的子弹……估计是一个型号的枪了。”

“如果这样了话……去蜘蛛展览。”

——————

Grillby从蜘蛛展览走出来后,冷眼看着手中的名片,想起了之前那个怪物。

“今天任务失败了谁都他妈别想好过。”

Muffet死于一场交易。

因为Muffet比起Grillby所认识的富豪更多,所以那个军火商选择拉拢Muffet,然而Muffet却拒绝了这笔生意。

一是风险太大,二是牵连到Grillby。

如果Grillby因为收购大量军火还被人抓住做了证据,有可能会被市长开除甚至还有可能被处死。

而作为Grillby的朋友加线人,Muffet是不会做这种可能拉自己和朋友一起下水的交易。

于是她便被杀人灭口了。

可能是没想到,Muffet之前也弄到过一把军火商中军火的某个相同型号的手枪拿去蜘蛛展览拍卖,而且正巧被Sans拍卖下来,也正巧是那类型号的枪打死了Muffet。

军火商倒是没有想过Muffet的关系和Grillby有多深,他也只以为Muffet只不过是通过欺诈师的手段来稍微拉拢一下Grillby。

可他大意了,错了。

在Grillby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他恐惧了。

“杀人偿命,这可是市长说的。”

——————

Grillby从未想过自己居然会这么暴怒。

他亲自拷打军火商,甚至将烟头在军火商身上烫了一个又一个洞。

他想起Muffet死前的样子,长发披散着,紫色的血从蜘蛛少女的胸口中涌出,但已经干了。

本就没有血色的白皙小手现在已经失去了生机。

他还记得Muffet微笑的样子。

如今Muffet已经死去了,这个家伙已经没有活着的意义了。

Grillby冷冷的看了军火商一眼,最后说道:“处理掉吧。”

最终,军火商被判死刑了。

——————

又是一年冬天,Grillby撑着一把伞,来到自己的酒馆里。

那幅画现在挂在他的酒吧内,Grillby习惯性的倒上了一杯拉梦多红酒,摆在了吧台面前,可惜,已经没有那个蜘蛛少女去喝了。

他又想起了Muffet那时候的歪头轻笑。

看着那杯没人喝的拉梦多红酒,Grillby便自己喝了下去,一饮而尽。

浓郁的果香充斥着Grillby的味蕾,难怪Muffet会喜欢这种红酒。

火炉旁的蜘蛛,蜘蛛, 已经不在了,只有火炉还在依旧熊熊燃烧着。

BAD END

——————

很抱歉我就是个文渣!

根本就没有逻辑可言!

还ooc了!肯定ooc了!

对不起亲妈奶茶!坐等被吊起来打死。

@coxx 

【感谢观看】

评论 ( 5 )
热度 ( 32 )

© 陈皇九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