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其实是个咸鱼,偶尔更新几篇脑洞小说,是个写手,同时是个画师(?)……有懒癌,好像对阳光有恐惧的样子?
现主UT厨,兴趣广泛而又杂。

中二(恋爱)后的感觉是什么呢?——UNDERTALE

管它刀还是糖,看就对了。

我文笔渣,真的。

回忆是地下,后来是地上。

【不喜勿看】

——————

Asriel觉得自己捡了个不得了的人类。

虽然出于好心而将Chara带回家,但Asriel总感觉有哪不对劲。

比如说,Chara总会做些奇怪的举动和发表些奇怪的发言,很是令人,哦不,令怪费解。

“来吧,向吾进贡罪恶的食粮吧!”

“Chara这只是黑巧克力而已。”

“吾手持混沌之刃,将给予你终结!”

“Chara我们只是在切蛋糕而已。”

“看招!混沌光波!”

“Chara把水枪放下!”

总之,Asriel除了心累还是心累。

一天,Asriel和Chara坐在花园里的一片草地中,玩着花园里的金色花朵。这时候,Asriel问了Chara一个问题:

“Chara,我不是很懂你那些到底是什么……”

“哼哼,就让我告诉你吧!其实,我可是强大的邪神呢!”

“这个问题简直就是白问了啊喂!又说些我听不懂的话啊!”

“哈哈哈,不逗你玩了,难道你不觉得这样很酷吗?”

“啊,有那么一点……”如果能在吃巧克力的时候正常点就行了。

“嘛,要不,你也来试试?”Chara面带微笑的说道。

“额,好吧……”Asriel思考了一会,终于鼓足勇气,从地上拿起两根树枝,站了起来,摆在自己胸前,然后喊道:

“看我用混沌之刃劈碎这片虚空!”

“噗哈哈哈哈哈!”由于Asriel那张软萌的脸实在没什么杀伤力,Chara便忍不住笑了起来。

“笑什么Chara,你不也这样做吗!”

“Asriel,你那样没有威慑力啦,看我的。”说完,Chara便露出了她那专门用来吓人的恐怖笑容,吓得Asriel又摔倒在地上。

“对不起啦,没摔着吧?”

“没……没事……”

“你可真是个爱哭鬼,只是被吓一下就要哭出来了。”

“才不是呢!”话虽这么说,但Asriel已经流下了眼泪。

“好啦好啦,对不起啦~”说着,Chara伸出手去擦Asriel流下来的眼泪。

“唔,Asriel……你的毛摸起来真舒服~”

“C……Chara,别摸了,毛要被揉乱了……”

“哈哈哈哈~”

Chara没注意到,Asriel的耳朵有一点微红,看起来就像轻微的粉红色染在耳朵上。

——————

“我回来了……”Chara摆出一副没精神的样子,提着一袋子巧克力放在桌子上,然后靠在沙发上就拿起一块就往嘴里塞。

这时候,Asriel从厨房走了出来,看了眼袋子里的巧克力,无奈的说道:

“Chara,你又买酒心巧克力了。”

“唔,但这挺好吃的啊。”Chara转过头去回答Asriel的问题,然后,便看到一条颜色粉红,并且上面全是巧克力图案的围裙套在Asriel身上。

“噗哈哈哈好可爱啊,Asriel你那条围裙是怎么回事啊!”

“Chara!不许笑!还不是因为你喜欢……”最后一句话有些小声,而Chara当然没有听到,笑完后又说道:

“呐,Asriel,我想起了一个事情。”

“什么事?”

“喏。”Chara手中一张CD摆在Asriel眼前,Asriel感到眼熟但又回想不起是什么时候见过的。

“要不要一起看?”

“好啊。”回到完后Asriel便看到Chara一脸坏笑,感到有些不妙。

Chara将CD插入DVD机后,面带坏笑地坐在Asriel旁边,吃着巧克力,而Asriel也没感到什么不对劲,就总觉得有不妙的预感。

“看我用混沌之刃劈碎这片虚空!”当这句话传入Asriel耳中的时候,连带着电视机中的图像,Asriel立马就懵逼了。

“吾乃至高无上死之神!”

“哈哈哈,没想到,承受了那样的攻击你居然还能站得住脚?不过,那只不过是我力量的冰山一角摆了!”

电视机不断播放着这些中二的令人羞耻心爆棚的内容,Asriel此时将整个脸埋在胳膊里,而Chara则在一旁哈哈大笑,笑的时候连巧克力都掉在了桌上。

“哈哈哈,Asriel,是不是感到很熟悉啊?”

“Chara……”明显带着哭腔的声音传入Chara耳中,Chara无语了,这家伙就这么爱哭吗?

“好了好了,都多大了,还哭。”Chara摸着Asriel的头,感受着从手掌传来的毛茸茸的手感,然后笑着说道:

“啊,没想到你的毛还是手感那么好呢~”

“Chara。”这次,没有带着哭腔,Chara有些没反应过来,接着,被Asriel压在了沙发上。

这时候,电视机从Asriel中二的镜头转换成了另一个画面。

“Chara,我长大后,要做你的丈夫!”

“哈哈哈,我可不觉得你像个丈夫,像个爱哭鬼~”

“才不是呢!”

“Chara……”

“嗯?”也许是因为酒心巧克力的原因,Chara现在的脸比之前还要红。

“我喜欢你。”

“嗯。”

“不,我爱你。”

“嗯。”

“我想你做我的妻子。”

“嗯。”

“可以吗?”

“嗯。”

“那真是太好了呢。”Asriel的流下了一滴眼泪,滴在了Chara的脸上,带着温热。

“得意个什么劲啊……爱哭鬼。”Chara偏过头去,眼睛四处乱瞄,耳根子和脸都已经红的和她自己的眼睛一样了。

“是,我是爱哭鬼,但我爱你。”

“笨蛋爱哭鬼。”

“Chara。”

“嗯?”

“要不要去卧室?”

“喂,你可别得寸进尺啊!我只是答应做你妻子而已……还没说要跟你……”后面说得越来越小声,而Asriel微微笑了一下,一把抱起了Chara,直奔卧室。

“喂!笨蛋爱哭鬼!Asriel!你轻点!”

“抱歉啊Chara……”

“笨蛋,你最好……温柔点啊……”

“好的~”

——————

住在隔壁的Gaster刚从自家儿子那搬出去让儿子和儿媳能够过上幸福快乐,没想到又被隔壁给打扰了。

要平静,保持皇家科学家的素养……

平静个鬼,自己还是个处,自家儿子全靠组织培养,哪有享受过幸福啊!

又得搬家了……

——————

是的是糖,寿命论我不听。

Gaster的儿子自然是Sans和Papyrus啦,儿媳是Frisk~

Paprus当然不可能住和Sans一起住啦~以免打扰到,当然也没有跟Gaster住一起。

为什么Gaster不和住呢?你难道想看到有一天Gaster暴毙在餐桌上然后在桌上写了【意面】两字吗?

【感谢观看】

评论 ( 1 )
热度 ( 15 )

© 陈皇九爷 | Powered by LOFTER